Monday, June 14, 2010

術數與六合彩 (數篇)



話說上回說到六合彩, 在下亦試過運用術數去測試一番. 當然, 在下沒有打算一注獨贏彩金, 只是純粹抱著"玩下"的性質去買飛.

話說某日, 我跟師兄到太子區某茶餐廳晚膳. 自少甚惡 “茶記”, 怕了她的粗魯服務質數, 又怕了她那滾水碌腳式的食物品質. 但那茶餐廳我們卻連續去了三星期, 可見凡事皆有例外也. 用膳完畢, 師兄多口問句: “喂, 頭獎成3000 萬喎, 買吾買呀 ?” 我道: “素來無呢鋪癮, 買來托呀 ? ” 因在下自知不是 “偏財命”, 無謂浪費賭注了.

起身步出餐廳, 發現馬會就正正在隔壁. 貪得意暗占一數, 該日是 “寅年巳月, 戌時, 壬午日”. 我暗呼, “師兄, 此時辰為重火之時, 火乃我倆之喜神也, 何不試試 ? ” 只見師兄打了突, 沉聲說: “此話當真 ? ” 只見他拈指速算, 自顧自道: “果然果然, 寅午戌又合火局.” 二話不說, 兩師兄弟就往馬會方直奔. 只見 1 – 7號繳費窗口, 我問道: “既然用火, 是否選木數 ? 如 3號或 4號的窗 ? ” 師兄答曰: “笨蛋, 是選 2 7 呀, 取先天數嘛”. 我奇道: “那怎麼我們在排 1號窗? ” 師兄說: “呢邊夠快嘛..” (! )

到我們預備付錢之際, 我靈機一觸, 道: “師兄, 應否唸 - 玄武太虛咒 好好加持一番 ? ”. 師兄睨視了我一眼, 道: “你儘管試試吧”. 不知是否臨急臨忙, 又怕濫用法術, 唸咒之際我竟然忘了眾神祇的稱謂, 只是嘴角悄聲唸了句 “婆訶謁爹, 急急如律令” 便草草算了. 師兄接了彩票, 便罵道: “屌 ! 你唸都未唸完, 張電腦飛都出左黎啦.” (可能那個 “你” 字跟頭一個字是相連的, 匆忙間都分不清了)

當晚六合彩結果如下: 7 - 11 - 13 - 24 - 28 - 46. 特別號碼 - 26

分別中了五個字, 但打散了飛而中. 較為順序的是一條飛中了三個字, 有安慰獎可收. 我上次買六合彩已是十年前, 今次一買便有錢收已覺得合格了. 究竟是否要再細微地追索至窗位號碼 , 利用有利的窗位 ? 師兄則說, :"儍瓜, 依正路計, 那20蚊的賭本通常都石沉大海, 被馬會砍了. 我們這樣配合日氣去買, 能拿回那廿蚊, 經已很好了."哦, 師兄這樣說是厚道不過的, 因為他本身已有三層物業, 跟在下布衣寒儒相比, 胸襟自然是不可相提並論.

後記: 只要運用數理得宜, 很多時已可隨手飛花摘葉如利刃. 至於效果有多強(即是金額有多大)則視乎事主福澤的厚與薄, 以及當時的運數. 亦有其他門派曾提及, 用外道所取得的意外偏財, 不能留過夜, 要於當晚花光花盡, 否則必有惡運跟來. Anyway, 這個測試是理論上成功的.

1 comment:

ABC said...

十分中肯,請多多指教
http://airboxhk.blogspot.hk