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unday, November 13, 2016

事不關己

某天傍晚時分,收到客人的一條訊息。大意說,師父,你說我今年不可到醫院,否則衰運不絕,  但我今天到了醫院探人,我現在有什麼可以做呢 ?

原則上,算命術數裡有一顆 陰殺星,大意是如果到訪說生死之地,例如殯儀館和醫院探病,會激發一種偏陰的氣牆,如果該年運氣不好,此星會令運程更差。其實,之後只要擇吉時拜神就可以解去。

當時我問了她去醫院的因由,原來此人的一位年輕親友患了急病,醫生說只剩下三數天的時間,故此家人趕緊去送她最後一程。親友年值三十芳華,尚留稚子兩歲,聽落委實令人婉惜。

我急忙說: “風水祖師爺遺下秘法,專門救人於危難之中,此術一生人只能施效一次,靈驗非常,素有奇效。如有需要,可着其家人電我。

此客人站在親人生死的最後關頭,竟然躊躇起來,好像突然不想沾到這趟混水,退後一萬步說: “這個嘛,嘖嘖, 乖乖不得。始終不是我自己的事,是她兩夫婦的事,我不能夠作主。

我心裡一沉,不期然想起兩件往事。

大概在二零一零年左右,我曾批某客戶宅中人男星失陷,其父必然有災。三數年後此人再來論命,言談之間我問道 : “後來你父如何 ? 有無大病 ? ”

此人居然哈哈大笑,說: “師父果然神準,我父於去年癌症走了。

只見他面上一臉輕鬆,簡直碰上喜事般值得高興一樣,要把此事從新好好慶祝一番。

如果花了無數心血,把一個小孩養育成人,到了歸西之時,小孩反而衝過來拍笑稱好,更略嫌死得太晚之意。虎毒尚且不吃兒,把至親的生死置之如此,此兩人所背負着的,是否十世八世的血海深仇 ?

最後一個故事,是另一位客人的哥哥。此人因其母識字不多,數十年來只以粗活維生,故於童年打駡重手。導致此人長大後,不喜與母親來往, 大家關系只僅是同屋而住。

直至今年某天起,此人一反常態,猶如靈童孝子附身, 開始閒時科水予母。更甚至會煮飯下廚,以慰母親辛勞。

其母見此不禁微微吃驚,所謂無事獻殷勤,非奸即盜。着其外甥商議,打探一下葫蘆裡買什麼藥。

一問之下,卻又是一個令人傷心的事實。

原來此人身患癌症三期,並已擴散之淋巴系統,在世日子已在火速倒數之中。此事輾轉傳來了我手上,我把向中間人把秘方偏術重提了一次。

此人之代表傳話來,原來他信奉基督教,對風水等等的東西,都認為不是正途的思想產物。所以, 我可能有點多事八卦了. 


從事風水算命, 表面上看來是類似藝術工作者, 但有時卻更似記錄片的拍攝人,旁觀人性的變化. 就像看到的走入絕運的人,在一場奪命大火可以快速找到逃生門,只要向左一轉就是後樓梯了。但他電話的另一方親友卻絕口不提,靜靜地送他走上陰森森的孟婆橋,讓他僅餘的日子只剩下沉重的悲壯,沒有半點安慰。


萬般都是命


No comments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