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ednesday, September 28, 2011

夜光杯




昨晚會一女客, 客人自言沒有經人轉介,只是純粹看過團購廣告,於是便貪得意過來占算一下。

到了相約時間,只見客人姍姍而來,原來是一名芳齡廿三的姑娘仔。見其秀髮披肩,一身短裝勁束,言談之間爽快直接,加上其口腔傳來絲絲煙草的味道。哦, 應該是性情中人也。

來相占卜,原來是問姻緣,打算與前度復合,不知有否機會 ? 搖起銅錢六下,排起卦象,得出 “天雷無妄” 變 “天風姤” 之卦。掌中掐推數下,心中已有一番計較。對她說其家宅樓下,必有水池之類。家中大廳裡,有一兩排西藥,份量極少。然也 ?

只見小姑娘微笑點頭,表示同意。我揮一揮手,道: “你且別開心,要是你家擺設與卦象相符,那跟此人之情緣必定已盡,再見也不是朋友。”

客人呆了一呆,萬不料到我說得如此坦白。臉上流露出依依不捨的表情,說着便紅起雙眼,細訴與前男友的各式往事。他任職工程技工,就算多忙多辛苦,也堅持每日送她上班,接收工。就算自己是虔誠基督徒,也於初一十五,風雨不改的跟她去拜神裝香。

“真的嗎 ? 他最令你傾心,就是這些管接送的專長嗎 ?” 我問道。

“對呀,往後我所結識的男友,統統都是搵着數的。”

“師父仔,我….實在不能忘記他。” 她說

“對不起,只能嘆天意如此。你甘後生,又甘靚女,使咩怕無人追 ? ” 我安慰說。

說到這句,她的俏麗臉孔慢慢流下了兩道淚痕。只見她接着使勁的搖頭,痛苦地說:

“甘如果我之後無人追點算呀 ? 呢個世界所有既男人都呃我架啦 ! ”

情緒可能接近崩潰,一時間她(竟然)把纖纖玉手,溫柔的搭在我手背上 (! )

坐在一個淚如雨下的美女面前,為保清白,我應否立即縮手,然後彈開幾呎遠, 請她即時離開 ? 抑或,在這微妙的一剎那,我扮演 a good listener ? 捉住她雙手,溫言相勸,叫她好好活下去,千萬不要放棄 ?

選擇前者,必須有鐵石心腸,就算糧尾交租,也要頂着 “相金全免”的壓力。選擇後者,則抱著以身殉道的心態,萬一她感動了,誤會我對她存有傾慕之心,必定後患無窮。前者是一碗免費的孟婆茶,後者是一杯劇毒的 Sav Blanc。但在秋意漸濃的夜色之中,叫人手持夜光杯易,仰飲苦茶難。

2 comments:

珞.小璃 said...

師父又留了條尾巴讓我猜測了^^

數奇門 said...

多謝支持 ~_~